丽江明远户外俱乐部是丽江唯一一家经市民政局注册登记并批准的户外俱乐部,直属丽江市委社科联,是新华网丽江指定接待机构![详情点击]
丽江旅游|丽江租车-首选丽江明远户外俱乐部
丽江自助游记
栏目导航 >>
丽江自助游记>>
在线客服>>
路线咨询:
掌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4008850059
地址:丽江市古城区香格里大道753号
当前位置 · 丽江明远户外 >丽江自助游记 > 矿难中的彩虹

矿难中的彩虹

    彩虹和金梭的结婚照。

      彩虹和3岁的小女儿。

  

    “天冷,再多睡几分钟。”

    金梭套上大衣,回头给被窝里的妻子掖了掖被角。

    “嗯。”彩虹迷糊地应了。

    那是11月10日清晨5点,山里的天还大黑着。等到天亮的时候,云南省15年来最严重的矿难就带走了她的男人和其他至少34个矿工。

    于是,这成了他们最后的对话。

    彩虹的眼泪

    彩虹,姓王,29岁,一个等待丈夫回来的普通农家女子。

    金梭,姓尹,37岁,云南师宗“11·10”私庄煤矿特大矿难遇难矿工之一。

    井下出事,是那天早晨6点半左右。在雄壁这个产煤的小镇,上工的男人都是邻近几个村子的,消息跑得飞快,没到7点,几个村子都炸开了锅。

    “矿上出事了!”听到这五个字,彩虹懵了。身边叽叽喳喳等着吃饭的三个孩子还没明白,她已经冲下了门前的黄土坡。

    她跑过小石桥,奔向河对岸的矿山。桥下的溪水裹挟着黑色的煤渣,慢腾腾地向前流去。平时只需要十来分钟的路程,此时却漫长得像一辈子。

    彩虹跑到丽江租车矿口,在闹哄哄的一片灰色中没找到自己的男人,两腿一下子软了。

    她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从矿上走回家的。她一直穿着鲜艳的桃红色短褂,呆呆坐在堂屋的小塑料凳上,小声嘀咕着什么,却没有完整的句子,有些神志不清。

    金梭的三个姐姐都赶来了。金梭是她们尹家唯一的男丁。大姐怕出事,使劲掐了掐彩虹的眉心,直到几天后还留有深深的痕迹。

    太阳要下山了,彩虹还没有开灯的打算,阴影笼罩上一头散乱的头发,上面挂着泪珠。

    天花板越来越黑,一道道梁上都是金梭糊上的旧报纸。彩虹身后的墙上,金梭没有带走的白色宽边软帽还静静地挂在墙上。

    矿上的探照灯已经彻夜点了起来,一班班救援队伍背着氧气瓶,没入黑洞洞的井口。橙色救援服下去,浑身黑色上来。晚上的气温直降到3摄氏度,人们裹起了救灾大衣,甚至不少人裹着棉被。

    第二天,金梭还没被找到,新闻上还在说“不放弃,竭尽全力抢救”,但院子里已经停好了一口新买的棺材。彩虹不开电视。

    这片村落二三十年都飘荡着煤灰,村里人比谁都清楚:如果是塌方还有活着的可能,一谈到瓦斯,那就该绝望了。

    棺材刷着红棕色的漆,不是什么上好的棺木,因为买不起。彩虹正呆坐着看,最小的女儿过来搂着她的脖子说:“妈妈别哭,爸爸很快就回来了!”惹得她又流出眼泪。于是有亲戚去搬来几张草席,盖在棺材上头,把刺眼的棺木遮起来。

    按当地习俗,逝者的衣服不能留在家里。金梭的所有衣服,被两个红色大塑料袋子一装,也就完了。里头最新的那条灯芯绒蓝裤子,还是去年买的。袋子堆在门槛外的屋檐下,预备“等找到了给他穿”。

    “我的心肝啊!”这时的矿上,已经有领到遗体的妻子、母亲哭昏过去,而彩虹还没有。因为金梭还在深深的矿井里,没有被找到。

    两个星期前,地里的苞谷成熟了,金梭和彩虹去收,两个人用骡子驮回来。“苞谷可以自己吃,可以磨成面,还可以喂家里的两口肥猪,过年的时候就有猪肉吃……”背篓沉甸甸的,在山路上晃晃悠悠,两个人都是笑着的。

    现在,金灿灿的苞谷铺满了阁楼的木地板,而压得楼梯“吱嘎嘎”响、扛苞谷上楼的人已经不在了。

    私庄村离出事的煤矿最近,到了12日,村里出事的12家里,只剩下彩虹家和另两家“生没见人,死没见尸”了。她们最忧心的是,好几天都找不到人,会不会把矿口封上,就这样算了?

    彩虹一动不动地坐在院子里,看似对周围不闻不问。忽然一声不大的“啪啦”,她猛然跳起身来,疾步冲进屋,“好像感觉到丈夫回来了,没下矿”。看到原来只是亲戚坐坏了廉价的塑料凳子,就叹了一口气,回到院里继续呆坐着。

    此时的矿口,一车车乌黑的煤浆不断从斜井里拉出,上来的搜救队员连眼皮和嘴唇都沾满了黑煤灰,“不可能,不可能还有活人了”。

    从第三天中午开始,救援指挥部的武警和矿工扛着一捆捆草席穿过等待的人群,走向救援的井口。人群沉默,没有人敢上前去问“这草席做什么用”。一个吹了时髦发型的年轻矿工眼里有泪水,但是他瞪大了眼睛,紧咬着嘴唇。

    临近黄昏,屋里传来彩虹的哭声。她两天只吃了点饭,但是始终睡不着觉,“晚上眼睛就是闭不上”。卧室里金梭的几个姐姐打了地铺,被子一团乱,没人有心思叠好。

    “活着是不指望了,就算是缺胳膊少腿,也至少把人带回来,剩个脸皮,也得带回来。”

    可是,金梭家里现在唯一的男人就是7岁的儿子。“家里没有男人,即使人回来了,谁给抬棺呢?”

    十年等不来的全家福

    彩虹从小就在山村里打转,读到小学四年级就没再上学,从没去过4个小时车程之外的曲靖市区。

    她第一次见到邻村的金梭时,还只是19岁的年纪。那时的金梭27岁,从昆明读了大专回来,是村里少有的读书人。

    安慰彩虹的人们轻轻问起,金梭是什么样的人?

    “在我心里他就是最好的人。”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在最后一个字里哽咽。

    刚认识金梭那会儿,年轻的彩虹被介绍给不少后生,“但我觉得这就是命,命里我就是应该嫁给他。”两个村之间,要15块钱的车费,但彩虹那一阵子总是在山路上颠簸着,坐着车往金梭这边跑。

    金梭家的家境在村子里并不算好,相邻几家都盖上了砖墙的房子,尹家的老屋还是一半砖、一半红土垒的土墙,阁楼的土墙上满是风化的洞,二十多年了没有修过。

    即使这样,彩虹还是“认定了”。认识两个月后,他们结婚了。农历四月十六是那一年的“好日子”,那一天他们“噼里啪啦”地打响鞭炮,热热闹闹办了酒,一张照片也没有拍,更没有度过蜜月。

    金梭不是个善谈的人,也不会甜言蜜语,直到结婚那天,也从没对彩虹说过“我爱你”。“但是婚后终于说了。”彩虹淡淡地笑了。

    两年前,金梭拽着彩虹专门上县里的照相馆拍了梦寐以求的婚纱照。这“婚纱照”比起现代城里人的真是简朴得很,只有一张合影、一张彩虹的单人照,花了200块钱。

    彩虹第一次穿了雪白的大纱裙,戴上新娘子的头纱,右手拿着粉红色塑料藤花,金梭从身后环抱着她。她觉得都不像自己了,有点紧张,左手紧抓着金梭的手。这张照片被她仔细地收在卧室抽屉里,都不舍得挂在墙上。

    现在她找来找去,金梭留下的照片就只有这张婚纱照和3张两寸证件照。三姐看着照片上白衬衫、高个子的金梭,一头靠在土墙上大声抽泣起来。

    而彩虹此时没有哭,她在亲人的哭声里轻轻地说:“要把这个两寸照放大,才好框起来……”

    读管理专业的金梭回到村里,就在矿上当了办公室主任,每个月工资600元,根本不够一家开销。家里五块零散的田地,合起来也就一亩多点,不能补贴家用。金梭买了个农用车开,拉点活,但是又赔了钱。

    于是,三年前,金梭作了一个决定,他跟彩虹商量:“我要下矿井。”

    彩虹那时就问他:“你怕不怕?”

    金梭回答:“不怕,不会出事的。” 

    下矿井以后,金梭就过上了“三班倒”挖煤的日子。清晨6点要上的早班,不吃饭就得起来,赶到中午回来时每次饿得吃上一大碗米饭。饭桌上不是每天都能见到肉的,经常配着下饭的就是炸洋芋片、辣椒炒洋芋……“但是他都喜欢吃。”

    2005年,尹家的老父亲被查出了肺癌和肺积水。三个姐姐嫁的人也都是附近的农民,只种地是攒不下多少闲钱的,只得靠唯一的儿子支撑。

    六年时间里,金梭一边到处借钱,一边带着老父亲跑遍了师宗县、曲靖市的医院。今年老父亲已经去世,而几年下井的积蓄大都做了医药费,还欠下了亲戚好几万元。

    这六年让金梭更沉默,更努力地下井,他想着还了债好好修一修老屋,也并没有忘记跟着吃苦的彩虹和儿女。

    十多天前,他还跟彩虹说:“我再努力做三四个工,攒上钱,我们带妈妈、娃娃到昆明去,拍个全家福!”说完一边自己偷偷地乐。

    彩虹当时嫣然一笑,点了点头。而现在,她哭得话也说不全,双手都擦不及眼泪,直接手撑着脸“吭吭”地哭起来。

    “我弟弟苦,千斤的重担就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这下天塌了,山垮了……”大姐喃喃地说。

    金梭回家

    12日晚上7点25分,出事后第三天,1824水平巷道以上区域所有34名遇难矿工的遗体全部找到了,金梭就在这个区域里工作。

    在小溪对面的村口,盼消息的村里人已经奔走相告,彩虹也知道了。她坐着没动,没有任何动作。“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出她的悲伤太大了”。

    为避免女性家属太过激动,一般都先让男性家属去认遗体,但她和姐姐都要去认。旁边几个男人拦着劝说她们,她们哭喊起来:“风水先生说了!晚上12点前人一定要回家!不然明后天都不能回家了!”

    争执之下,最后彩虹同意,让两位老人跟着政府工作组上了矿井。虽然救援组准备了新衣服,但是彩虹坚持要带上金梭的旧衣服,“穿他自己的衣服回家”。为了迎接他回家,他们还按当地习俗带上了尹家小儿子和一只公鸡。

    挖出来的遗体上糊满了煤浆,看不清脸,看不出衣服的颜色,“浑身都是黑乎乎的”。

    救援队用矿工宿舍里洗澡的热水冲洗这些遇难者的遗体,有的人升出矿井时是蜷成一团的,必须用热水让肌肉恢复松弛,让他们能平躺下来,好穿上新衣服回家。

    请来的老人走进防雨布搭起的帐篷时,看到的是已经躺在草席上、闭上眼睛的金梭。他和其他难友一样,被剃光了头发,光着身子,脸白得出奇。经过多日浸泡的遗体有些变形,老人们竟然一时认不出哪个是金梭,只得依然下山请了彩虹来辨认。

    彩虹自己进了大帐篷,认出了哪一个是金梭。那时她是什么样的状态?她是怎么认出的?已经没有任何人知道。

    我们所知道的是,她从帐篷里出来,被两个人架回了家。

    然后,一直在操劳的金梭便该睡着回家了。

    按当地习俗戴上了黑色瓜皮帽的金梭静静地躺在车里,他唯一的儿子抱着自家养的大公鸡,由彩虹的爸爸和姑爹牵着,走在车前面“开路”。

    孩子步子小,车开得比牛拉的都慢,走一段,亲人从车里抛一小段鞭炮,“噼里啪啦”炸响了黑夜。

    金梭回家的时候,彩虹依然穿着桃红色外衣,和他走的那天一样。院子里的棺材已经摆正,上面搭好了棚子,来帮忙的人们砍来了松树枝。别人家放着能传到溪对岸的哀乐,有钱人家更是要请人来吹吹打打,而彩虹家没有音箱,放不了哀乐。

    遗体放入棺材的时候,绝对不能让女人的眼泪掉在逝者身上,这是村子里自古以来的规矩。

    所以,男人们抬着金梭下棺的时候,彩虹不能靠近,她和三个姐姐互相搀扶着站在几十米开外,看着金梭的面容慢慢被棺木遮盖,泪如雨下。

    彩虹不哭了

    第四天,彩虹已经没有时间哭泣。

    这里办丧事规矩多,办一场丧事,前后大概要“劳动上百个人”。在农村,都是你家平时给别人家帮忙了,你家有事时才会得到“帮忙”,这主力就是家里的男人。

    而尹家只有金梭一个男劳力,平时下井都累死累活,忙时还要和彩虹一起干农活,平时没能顾上给别人家“帮忙”。现在请人来料理,就得给包点“谢礼金”。

    金梭的棺材还停在屋外,在不开灯的老屋里,王家和尹家能请来的十来个男性亲戚、长辈坐成一个圈,“吧嗒吧嗒”抽着长筒水烟。尹家的板凳不够,其他女人或站或蹲在一边,彩虹是唯一坐着的。

    长辈们用方言议着金梭的后事,彩虹微张着嘴,一会转头看看左边,一会转头看右边,偶尔才插几句嘴。

    讨论到丧事请客时,彩虹抬起头来,肯定地说:“我想是要办三四十桌的。”

    一场普通规格的葬礼下来,大概要花一万元,而没了金梭的尹家,可以说是“一穷二白”。有来看望的人喊住了进进出出招呼亲戚的彩虹,人家刚掏出几张百元钞要放在彩虹手里,她就皱紧眉头,用力推开,一边说着:“不要,真的不要……”

    最后政府工作人员和亲戚一起来劝,彩虹才勉强接过了钞票。她转过身去,掏出口袋里揉皱的几张十元、一元纸钞,压平了和这几张百元钞票折在一起。

    吃饭的时候,彩虹笑着给长辈们夹起薯干:“这是我自己做的,晒干几个月都不会坏的,大家多尝尝。”然后就低下头拨自己的饭。

    他们找了两块金梭的墓地,按当地风水师的说法,“一块是对男孩好、对女孩将来不好,还是别人家的耕地,怕别人家不肯卖。还有一块是对三个孩子将来都不‘妨碍’,但是要等到来年正月才能下葬。”

    他们准备这个月农历二十九送金梭上山,会搭一个棚子,让棺材停在墓穴之外,等待来年下葬的“好日子”。这期间,家里人难过的时候,都可以上山在棚子里哭一哭,寄托思念。

    长辈出门继续找合适的墓地了,彩虹就里里外外看看,出门抱抱孩子。三个孩子嚼着来看望的人送的瓜子、糖果,依然追跑打闹。

    这里的风俗是,第一年新丧贴白对联,第二年换黄对联,第三年再换绿的,之后才能贴回红对联。别的新丧人家,已经在门前红对联上盖了“桃花流水随风去,清风明月几时回”的白纸对联,而彩虹家还没有换,贴的还是“如意财源日日来,富贵吉祥年年在”的红纸金字。

    突出的门楣上贴着两片小方红纸是“如”“意”两个字,虽然生活并没有都如彩虹和金梭所求,他们还是每年都换上新的。

    “我还是想要一个对三个孩子将来都好的地方(作墓地),她属小猪。”站在门前,她低头看看怀里用力拉扯自己头发的小女儿,笑了一下。

    小女儿捉着妈妈的发绳,喁喁说着什么,彩虹笑着将她埋在自己的肩窝里:“她说她不属小猪,她要属小羊!”

    彩虹依然穿着那件桃红色的外套,天色阴沉。不远处丽江租车,金梭的棺材前放着山上砍下来的松树枝,碧翠欲滴。

    今年是他们结婚十周年。


 
本文:矿难中的彩虹
分享到:
本文百度链接:http://www.baidu.com/BAIDU?WORD=矿难中的彩虹 site:www.lijianglx.com
来自:丽江明远户外http://www.lijianglx.com/ 欢迎转发,转发请保留此声明!谢谢!

Copyright©丽江明远户外摄影俱乐部 备案/许可证编号: 滇ICP备10003044号
地址: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香格里大道753号 网址:www.lijianglx.com
咨询热线:40088 50059 0888-5150058 投诉电话:13578390201

丽江租车丽江包车丽江旅游包车丽江旅游租车丽江到香格里拉丽江玉龙雪山一日游-首选丽江明远户外俱乐部!
中国互联网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400-885-0059 工作日:9:00-23:00
周六日:9:00-23:00
Cathy:
小郭: